中国证券博物馆
智慧导览小程序


中国证券博物馆公众号

中证博投教满意度调查问卷
活动回顾|以文学解构金融神话
2024-05-25

(2024年博约读书会第6期)

  5月12日,中证博邀请作家埃尔南•迪亚斯及小白,围绕2023年普利策小说奖作品《信任》,开展一场主题为“以文学解构金融神话”的对谈。

  《信任》虚构了四位“作者”,他们以不同视角反复塑造和解构美国金融巨鳄和他神秘妻子的“神话”,在故事的推进之中,读者将看到叙述不仅是一种行动,也是一种权力。穿过不同版本的故事所塑造的迷宫,读者一步步接近真相。在对谈中,迪亚斯与小白聊到了文学解构金融神话、新自由主义思潮、小说写作背后的文献阅读与调查、作者与读者之间的信任等话题。以下是从访谈中截取的代表性片段。


  01 “我对美国的金融神话充满怀疑,比较文学博士的我看不懂信用卡条款”

  彭伦(主持人):

  我们今天的主题是“以文学解构金融神话”。金融业里面充满了许多让普通人难以理解的术语,比如小说里面出现的信托(Trust)、债券(Bond)、期货(Futures),这些词其实也有普通人能够理解的意思,比如说信任(Trust)、纽带(Bond)、未来(Future),我想请迪亚斯先生介绍一下《信任》当中所写的金融神话。

  迪亚斯:

  所谓的“金融神话”有很多面,我接下来要讲的是第一面。

  在美国流行这样一个神话:只要你努力工作,就能战胜任何的阻碍、成就一番大事业、获得巨大财富。但是我对这个说法充满怀疑,因为它充满一种本体论的意义,仿佛在说一个人能够创造自己。然而,据我所知,在历史上所有的地方,实际上所有的财富都是建立在剥削其他人的基础之上的。

  我拥有比较文学博士学位,我整个人生中最擅长的事情就是阅读。我是一个非常好的读者,但我居然完全读不懂信用卡条款。我觉得这并不是我本人的问题,而是因为这些文字本身就被设计得不想被人读懂。它们不是真的供人阅读的,字号那么小,根本看不清楚。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所谓的金融神话——人们把金融塑造成一个看似极度复杂的行业,只有那些最高级的金融专家才懂。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包括我觉得整个经济学,尤其是金融学,被有意地塑造成一个非常复杂的概念和行当。这其实是一种“权力的游戏:它披上了虚假科学的外衣,被认为是神秘和复杂的——有时确实如此,但并非总是如此。起码我应该能够读懂我的信用卡账单。

  小白:

  我还是介绍一下这个小说:它讲的是一个美国传统的富豪家庭,祖上靠烟草业起家,然后做金融、做证券、做股票,他在1929年著名的“黑色星期五”,凭借做空发了一笔大财。他也给自己构建了很多神话,比如从来不社交、非常封闭,把自己关在一个豪宅里面,从不出来,以示自己勤奋工作的程度。另外他也吹嘘自己数学上的天才,他惊人的直觉,能够准确判断什么时候涨,什么时候跌。这也确实符合历史,就是在上世纪20年代、30年代,这些美国证券市场的大佬都吹嘘自己是靠直觉来判断的,这就是他们为自己建构的神话。但是这部小说最后揭示的东西——但我不剧透,因为大家没看过小说——揭示的东西完全刺破了这个神话。


  02 为什么富豪热衷于利他和慈善?

  小白:

  小说里让我印象最深的两点,这两点其实严格说是有点年代错位,但作为小说是没有问题的,小说是可以这样写的。但是它恰恰是我们当前最严肃的问题,就是我们主要的意识形态潮流:新自由主义。小说里其实反映了小说男主人公这个富豪,他一直说我个人的利益是跟国家的利益是在一起的,我的繁荣其实就是国家的繁荣,国家的繁荣就是我的繁荣,哪怕是说我今天做空,甚至采用了一些不恰当的手段,造成了1929年的大崩盘,我还是为了这个国家,我也是为了国家经过这一轮之后将来进一步的繁荣,那些自杀的也好,破产的也好,那些都是一个必要的代价。

  第二个也是当前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我也注意到了书中富豪的太太经过1929年这一轮之后,她有点道德上的自责,因为实际上这个事情跟她有非常深的关系,而她的最后结局可能跟道德上的自我谴责有关。

  1929年之后,这个非常自信的、觉得“国家的福祉就是我的福祉”的富豪,他开始做一些慈善工作,救助一些穷人,搞点基金什么的这些事情,但是女主角就在日记里表现出,你应该把你赚来钱全部捐出去,你不能说搞点小的慈善好像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但这其实也是我们当前一个最大的问题,我们知道比尔•盖茨他们那一波富豪搞的有效利他主义是吧?我是富豪,然后我要有效地回报社会,所以我既要做富豪,但是我还要做一点慈善工作,就好像我这样我可以平衡了。

  迪亚斯:

  我很同意小白所说的关于新自由主义的想法,在美国这种思潮的确是根深蒂固的,人们把一种实际上是利己的东西等同于美德,在美国这是一个非常强的根深蒂固的一种文化信仰。人们总是会怀疑政府所做的事情,在我之前所说的西部小说里面,总是会有一个主人公,一个英雄,他赤手空拳地去对抗国家的权力,然后他带来的是正义。这个也可以推及到市场经济,推进到金融,人们总是以一种很怀疑的态度来看待政府的干预。

  这在美国几乎是一种对于自由主义的原教旨主义的信仰。从亚当•斯密开始一直到弗里德曼,然后到里根的经济学,然后到现在的新自由主义的政治信仰都是如此,人们似乎觉得当市场不被干预的时候,当它完全是自己运作的时候,它会自己去更正自己的错误,最后达到平衡。但只要一出现任何政府干预的迹象,那市场马上就会崩溃。这其实是一种神话。

  我刚刚所说的这种在体制之外的孤胆英雄,这种逻辑也延伸到了财富的分配这件事情上面,慈善事业仿佛就是这种逻辑的一个自然的延伸,总是会有一个个人跳进来,好像是一个新英雄一样,他捐出5亿美元,然后他自己指定说把这5亿美元用于某一个用途。实际上这些人他们是在获得了经济资本之后,他又以此来获得了所谓的道德资本或者说伦理资本。

  我想回应的最后一点是刚刚小白老师提到富豪太太她本身也是做了一些不法的勾当的,她手上也是有血的,这样的设置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我想把女性移出传统上对女性文学、尤其是关于权力的叙事当中对女性的定位——女性是一个纯粹的受害者——她手上沾血了,她参与了这样一些不法的勾当,所以她获得了某种程度上的自主性,也因为这种自主性拥有了尊严。


  03 用文学敲碎金钱和财富的神秘光环

  迪亚斯:

  我一直是非常喜欢阅读美国的经典文学,我也相信文学它本身就是来自文学。所以这接下来我想说的就不会让大家感到吃惊了。

  当我在文学正典当中发现一些盲点,发现一些让人觉得不和谐之处,或者说空档,它们就会成为我个人写作中最有爆发力的地方。比如说我的第一部小说《远方》。我在看美国的西部小说的时候,它其实是美国一个很经典的文类,因为它把美国历史上这样一个区域这样一种经历浪漫化,成为国家的一种叙事,这本身应该可以成为美国文学的一种正统。但是实际上西部文学却从来没有达到这种高度,而是永远留存于文学的边缘地带,所以我觉得也许这里还有空间可以让我来做一点什么。

  那么后来关于财富、关于钱,我想到的是在美国的想象当中,钱或者说财富永远是拥有一种神秘光环的,但是很奇怪的是却从来没有一部小说是审视资本究竟如何在内部运作的,几乎没有这样的小说,我想现在又有一个空间让我来做一点事情了。

  所以我非常感兴趣的总是那些仿佛已经有定论、已经变成化石的这样的一些地方,人人都觉得我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我们也想当然地认为已经有人写过很多关于这种主题的东西,但是实际上人们总是在回避这个话题,对我来说这好像就是一种意识形态上的硬壳,而我想要做的就是把这个壳给敲碎。


博约读书会

  由上海金融工委授牌,是上海金融系统“书香满金融”第一批主题读书会活动品牌项目。致力于红色文化、海派文化、金融文化知识普及,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再上新台阶贡献力量。